卡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你爱的好悲伤不速之客[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2:09 阅读: 来源:卡盘厂家

你是来找我的?

田桂花的丈夫在城里当老师,每年也就是学校放假的时候才能回来看一看,所以平时一大家子的事儿就全落在了田桂花的身上,每天田里干不完的活儿不说,家里还有一个瘫在床上的婆婆,一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还有圈里的猪笼里的鸡,田桂花每天从早忙到晚,简直没有一点喘息停手的时间,到夜半躺炕上了,那腰就像断了似的。

那年麦收季节,已经过了大晌午,别人早回家歇晌去了,田桂花还在地里忙着,恨不能一个人劈成两半使。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想想炕上的婆婆,还有那圈里养着的十几张嘴巴,都还等着她回去伺候呢,于是只好收起镰刀,急匆匆往家赶。

她一路小跑着,走得很急,进了村就直往家奔。老远,就看见自家门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姑娘,粉里透红的一张脸,水灵极了。田桂花心中纳闷:这是谁呀?咋长得这么好看?

姑娘见田桂花来了,脸上顿时露出甜甜的笑容,张口就叫:“阿姨,你回来了?”

田桂花越发疑惑了:“你是来找我的?”

姑娘自我介绍说:“我是从省城来的,叫小玉,是黄老师的同事。这是黄老师的家吧?”

田桂花听说姑娘是丈夫的同事,赶紧把她往屋里让:“是啊,是黄老师的家,快进屋吧!”

两人进了屋,田桂花将凳子擦了又擦,给小玉让座,又倒了一杯水给她,说:“农忙,家里乱得很,让你笑话了。你还没吃饭吧?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说着就要下灶房。

小玉忙拦住她说:“阿姨,您不用忙,我不饿,我已经吃过了。”停了停,忍不住又说了一句,“您是黄老师的母亲吧?真没想到您这么年轻!”

田桂花一听“母亲”两个字猛地愣住了,心里不由酸酸的:我真有这么老了?她不由自主地抬起手,理了理额前乱蓬蓬的头发,苦笑着说:“是呀,我都老得不成样子了……”

姑娘当然不知内里,认真地看着田桂花,嘴里连连夸着说:“您一点不老,真的,您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多了。”

两个人正这么说着话呢,大概是婆婆在里屋听见动静了,问了一声:“桂花,谁来了?”田桂花回说:“是建刚单位的同事。”婆婆聋得厉害,没听清,还在问:“谁呀?是哪家来的客,怎么也不进来坐坐?”田桂花就把小玉带进了里屋。

里屋土炕上侧卧着一个面容清瘦的老人,田桂花给小玉介绍说:“这是我婆婆,在炕上瘫了有十几年了。”

小玉吃了一惊:黄老师的奶奶还在呀,怎么从来没有给我提起过?她亲亲热热地上去喊了一声:“奶奶!”

站在一旁的田桂花心里立刻“格楞”了一下:怎么叫“奶奶”?她当真把我当成是建刚的母亲了?

老人当然不知怎么回事,笑眯眯地看了小玉一眼,问田桂花:“这是谁家的姑娘啊?”

田桂花贴在她耳边大声说:“妈,是建刚学校来的。”

田桂花话音刚落,不知为什么,老人的神色立刻就变了,上上下下打量着小玉,说:“建刚不是在学校读书么,怎么老师又找上门来了?这孩子,老爱在外面疯玩儿,我不喊他就不着家……”小玉听不懂老人在说什么,田桂花轻轻推了推她,说:“我婆婆耳背,神智也有些糊涂,咱们出去说话吧。”小玉早被老人的神情吓得变了脸色,听田桂花这么说,暗暗吐了吐舌头。

两个人走出里屋,田桂花猜想小玉大老远地来一定肚子饿了,执意下灶房去给她做点吃的,小玉趁机把外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心里不住地感慨:没想到黄老师是在这样贫苦的环境里长大的,能够读到大学毕业,真是太不容易了。

小玉正感慨着哩,田桂花两只手各端着一碗荷包蛋从灶房里出来。她把一碗放在小玉面前,说:“你吃吧,我就不陪你了,我去喂我婆婆吃点儿。”说完,端着另一碗进了里屋。

说实话小玉也真饿了,她看田桂花是个实在人,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客气话,接过碗三下两下就吃了下去。吃完后,她看田桂花还在里屋忙着,就一个人来到院子里的树阴下歇息,待田桂花也难得出来坐的时候,那太阳都快要落到山尖尖儿上了。

先别叫我妈

田桂花为小玉倒了一杯水,两眼探寻着问她:“你今天来……”

小玉的脸上顿时罩上一片红霞:“阿姨,我不知道黄老师有没有向您提到过我?”

田桂花挺惊讶地摇摇头。

小玉似乎有些失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也许……也许我来得有点唐突,可是我实在忍不住,我觉得我应该来见您一面,想请您同意我们的婚事。”

田桂花一听,惊得“霍”地从凳子上站起来,由于动作过于急速,连放在桌上的茶碗也被带到地上,“当啷”一声摔成了八瓣。她颤声问:“婚事?你们的婚事?你们是谁?你和他……”

小玉猛地抬起头,盯着田桂花,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阿姨,我想您不应该阻拦我们。请您放心,我虽然比黄老师小十几岁,年龄差距大了点儿,可我是真心的,我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他,也一定会孝顺您和奶奶的,求您老人家成全我们吧?”

田桂花看着站在面前这个一脸认真的姑娘,身子晃了晃,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问:“你今年多大了?”

“十九。”

田桂花就觉得胸口一阵疼痛,她想了想,缓缓开口道:“孩子,你大概不知道……”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小玉抢白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而且我也知道黄老师离过婚,他还有个儿子,可是我爱他,这就足够了。”

田桂花颤声问:“是他告诉你说他离婚了?”

小玉点点头,“是呀。”

田桂花木然地怔了半晌:“既然这样,那我可以答应你们。”

小玉眼圈一红,眼泪流了下来:“可是黄老师说他的母亲,也就是您不同意他与我结婚,这也就是我今天来找您的原因。阿姨,您就成全我们吧!”

“成全你们?”田桂花突然冷笑一声,怒气冲冲地提高声音道,“我凭什么成全你们?”

小玉被她突然变化的态度吓坏了,怯怯地问:“阿姨,您怎么了?”

田桂花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拼命忍住快要溢出的泪水,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说:“姑娘,我不该朝你发火,这不关你的事。我想你问一句,建刚他跟没跟你说他为什么离的婚?”

“说过呀,”小玉回答,“他说是因为性格不合。他的前妻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他和她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他说他只有和我在一起时才会开心,我们彼此有说不完的话。”说到这儿,小玉的脸上甚至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田桂花叹了口气:“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吧?”

小玉摇摇头:“是我自己偷偷来的。”说着,她一把抓住田桂花的手,恳求道,“就请您答应我们了吧?”

田桂花脸色苍白地起身挣脱开小玉的手,摇摇晃晃地进屋,走到墙角镶着的一面破镜子前,出神地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膛黝黑、皱纹纵横、头发干枯的女人,眼泪在眼眶里面转着转着,终于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

小玉跟进来,站在她身后,关切地问:“阿姨,您怎么了?”

田桂花轻声问她:“我是不是真的很老了?”

小玉急急地说:“没有呀,我真的觉得你挺年轻的,我原先以为黄老师都三十多岁了,她母亲一定是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呢哩!

田桂花勉强一笑,可那样子比哭还难看。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对小玉说:“好吧,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

“真的?”小玉乐得简直要跳起来,惊喜地喊了一声:“阿姨!不,妈妈!”

田桂花脸如死灰,摆摆手说:“你先别叫我妈。”

不料小玉还沉浸在自己的欣喜之中,根本没注意到田桂花脸上的神情变化,也根本不听她在说什么,伸开双臂抱住她,一个劲儿地撒娇:“我就叫你妈妈!妈妈!妈妈!”

田桂花的脸沉了下来:,“你再这么叫,我就反悔了。”

小玉这才安静下来。

我们该咋办

小玉现在心满意足,恨不能马上飞回省城去,把这好消息告诉心上人,她向田桂花告辞说:“阿姨,我要回去了。”

田桂花却不让她走:“你来一趟不容易,就体会一下当黄家媳妇的滋味吧!”

小玉一听:这是要考验我呀?满不在乎地说:“行,您说吧,都要我干些什么!”

田桂花指指里屋:“你先去伺候老太太大小便,然后咱们下地割麦子去,要不是你来,我现在早把地里那点儿麦子割完了。”

小玉今天其实是有备而来的,本想一面来做做黄老师母亲的工作,一面也帮她做一点家务活儿什么的,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可再怎么有思想准备,替老人把屎把尿这种事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过的。她进了里屋,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老人抱下炕,等老人小便完后,又费尽全力抱她上了炕,这一上一下就累得满头大汗。完了之后她刚想松口气儿,老人却突然开口说:“我想拉屎。”小玉差点没背过气去:得,又得折腾一遍。反正老人耳背听不到,她忍不住嘴里嘀咕道:“你拉屎尿尿为什么不一块儿办?”谁知老人竟像听到了似的,口气生生地说:“你嘀咕什么,我刚才还不憋。” 小玉委屈得泪水直流。

田桂花闻声进来,一边安抚老人躺下,一边对小玉说:“你别往心里去,老人有点糊涂。走吧,咱们下地割麦子去。”

小玉以前从来没有割过麦子,跟着田桂花来到麦地,还没干活,这一路的山道就累得她够戗,镰刀还没举起人就先成了“草鸡”。田桂花见她半天没动手儿,问:“怎么了?”小玉苦着一张俏脸,抱怨说:“阿姨,这么干,不把人累死?你还不如索性花钱买得了。”

田桂花一面挥镰如飞,一面追着小玉的话尾说:“你说得轻巧,哪来的钱!你回去问问黄老师,他读那些年的书,他儿子上学的学费,还有平时给老太太看病吃药的钱,哪一样不是靠这么一镰一镰割出来,一样一样做出来,一分一分省下来的?”

小玉被田桂花说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说:“阿姨,对不起,我刚才说话冲了。我知道,您是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您放心,我们忘不了您的好,今后一定会孝顺您的。”

田桂花再也没有说话,埋着头拼命挥动着手中的镰刀,满眼的泪水和着满脸的汗水,成串成串地洒落在她脚下的这片土地上。直到小玉告别离开,她也没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回省城后,小玉马不停蹄地去找黄建刚,一见面就扑了上去:“建刚,你猜,我到哪儿去过了?”没等黄建刚回答,就激动地喊了起来:“我去你老家了!”

“我老家?你怎么去我老家了?那你看见……”

“看见了,我都看见了,你妈,还有你奶奶!”

“我妈?我奶奶?”黄建刚愣住了。

“是啊!建刚,你妈终于同意我们结婚了!”小玉的声音显得特别欢快。

黄建刚大吃一惊:“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小玉兴高采烈地告诉黄建刚说,“你妈亲口答应我的,我走的时候,你妈还一直把我送到村口,她让我告诉你,叫你马上回去办手续。不过挺奇怪的,按规定我们结婚的手续应该是在城里办的,为什么非要回去办?我问她,她说你知道。”

黄建刚傻呆呆地看着小玉,沉默了半晌,说:“告诉你,小玉,我妈瘫了,根本不会走路。”

“你妈瘫了?你妈干起活儿来像牛一样,她身体好好的,怎么瘫了?你说的是你奶奶吧?”

“唉——我奶奶早已去世了。”黄建刚低下了头,喃喃道,“那瘫在炕上的,是我妈。”

小玉傻眼了:“那是你妈?那……那个人是谁呀?”

黄建刚默然了好一会儿,说:“我没想到你会去我老家。小玉,我对不起你,其实我还没有离婚。我想,她应该是我的妻子。”

“你妻子?”小玉惊讶万分,脱口道,“她……她怎么会那么老?”

黄建刚两只泪眼怔怔地望着远处,此时此刻,想起妻子他心中愧疚难当:“其实……其实她只比我大一岁,是因为常年操劳才让她累成这样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