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CTV2央视财经评论社保何时全国通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4:36 阅读: 来源:卡盘厂家

CCTV2《央视财经评论》:社保何时全国通?

目前,广东东莞市正在进行社保一卡通的整合模式,广东东莞的社保卡跟我们平时用的社保卡到底有什么样的不同之处?它好处在哪?一卡通怎么能够尽快的全国通起来?现在国家正在努力推进的措施有哪些?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中心主任杨燕绥、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东莞社保一卡通跟其他地方的卡有哪些不同?打通了哪些福利保障壁垒?怎么才能尽快让这张卡真正全国通?  刘戈(评论员):我手里头拿的是一张全国大部分地方普遍使用的社保卡,那么下边还有另外一张卡,那么我们看到这是东莞市现在使用的社会保障卡,上边有了银联的标志,它同时还是一张银行储蓄卡,另外包括医院的就诊卡和健康卡也都合在了这个卡的功能里,这张卡现在已经成为进入东莞市社会保障系统的一把万能钥匙。  胡德鑫(东莞企业职工):我使用的老卡和原来看病是一样的,我需要到挂号处去挂号,付费处去付费。但现在的新卡对我来说,我就可以直接在这个终端上,直接把所有的自己可以操作的全部完成。  叶锦芳(东莞退休职工):我们原来那张卡就是银行发那个社保金跟医疗的帐户是分开,然后用完那个医疗帐户,就自己掏钱。现在两个帐户连在一起,又是看病的时候,用完那个旧的,个人帐户的钱可以直接上退休金的钱付钱,这个就方便好多了。  退休职工:可以去支退休金,养老金。还可以看病的,在哪里消费,这个是一卡通。  退休职工:也可以到市场用。  一卡多用,就是实现了社保缴费,代于支付,费用结算金融服务等公共服务的一体化。这就需要建立以社保部门为核心,及社会保障、医疗卫生、金融、人力资源、民政等多领域广泛应用的公共服务平台。东莞的尝试在于首先确立了体制的保障。  梁冰(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局长):体制上的优势,一个政府组成部门,那么它本来的社会保险的基础就比较好,它是实现了这个所有险种,都在社会保障局。这整合起来,它就有了组织基础。那么第三个因素呢,它有一个很好的社会保障网,它涵盖了东莞市社会保障的方方面面的信息。所以它就有了整合一个基础。  梁冰(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局长):现在我们这个卡是以全国标准来设计的,但由于现在全国的社保没有联网,而且各地这个医疗的城镇制度也没有建立,所以走向其他省,我们觉得还比较困难。就是说他拿着这张卡,要说到北京去看病,到上海去看病,它还是用不了。  目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住房公积金,最低生活保障,计划生育服务等。这一保障体系,由五个政府部门六级机构,几十万工作人员构成。由专家认为,现行机制不仅造成使用者不方便,政府各个部门也都在小马拉大车,信息不统一。制订政策和提供服务时心中无数,如何打破部门利益,建立整合个人、社区、市县、省和中央的社会保障信息系统。如何整合不同部门的管理和服务功能,进入一张卡,做到一卡通,使其成为全功能的社会保障卡,需要进行积极的尝试。   刘戈:社保卡是政府为个人进行服务的一个渠道  我和当地的老百姓进行了座谈,有一个阿姨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她说我现在出门只带两张卡,一张卡是身份证,另外一张卡就是社保卡。在这张社保卡上,所有的健康的信息都在上面,钱也在上面,那么有了这张卡以后,在珠三角一带是畅行无阻的,所以这张卡给大家带来的方便性,真的是太好了。它和银行卡相连接,如果你退休了以后,退休金也发在这里面,医保个人帐户的钱也在上面,如果你出去以后有一个小病,在珠三角一带拿这个卡可以在当地看病,可以花卡里边的钱,而且还很方便。尤其像一些大医院里,医生开了单子以后,要去不同的地方划价、交钱、取药,然后再跑到医生那儿,有了这张卡以后,到医院看病非常方便。在开始的时候,你划一下卡挂号就完成了,然后你拿着一个条形码去找医生,看完了以后,再去划一下,所有的帐都已经结完了,而且你只需要交自己的那一部分,需要社保为你交的那一部分不用去交,所以就非常的方便。比如在我们北京的医院里,医院的大厅就像自由市场、农贸市场一样,人满为患。但在东莞的医院里,大厅里人很少,因为大家不用在大厅里面进行划价、交款等等这样一些工作。  再有,东莞有一个特点,它的外来人口特别多,它的户籍人口只有180万,现在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八百万人,也就是说,大部分人是从四面八方来到这个地方,如果你的社保体系只做户籍人口,那它没有意义,它不能够起到社保的作用。那么现在在它整个的体系里,不再存在本地户籍、外地户籍等各种情况,它只有一种身份,就是参保人。所以在未来,我们把更多的功能最后集中到这张卡上,它才是每一个人身份鉴别的方式,这才是政府为个人进行服务的一个渠道。  杨燕绥:必备条件是政府的体制要改革  等于有社保卡,挂号、划价、交费不用排队了,社保那部分从这个卡里划给社保了,然后自己交的那一部分通过跟银行连接,他也交交给医院了,所以自己就是刷一下卡,挂号结算什么全都没有了。实际上我们在十二五规划期间要发八亿张卡,到十三五,我们全体中国人都有一张社保卡,但是现在很多地方发那个卡,把医疗、养老、工伤、就业,还有住房公积金,都是分离的,但是东莞这张卡起码是把医疗从社区里一直到医院看病的全过程都整合了,但是这个整合过程中要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就是政府的体制要改革,那么东莞现在的体制跟全国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它把所有的社保金办服务合成一个社保局,这个局直接隶属他的市长,他的政府,这样就像美国的社保总署,这样就使政府可以顶层设计,然后接下来需要信息系统。那么东莞08年开始,它在这个社区建设健康档案的时候,人寿部门跟卫生部门共同来建,而不是两家分别建,所以这个信息系统是在这时就开始整合,那么又有领导,又体制上的这种整合、顶层设计,又有基层的信息系统。所以他做起这张卡背后的整合就相对容易,关键就是服务理念早,下手早,越早整合,成本越低,越晚越难。  杨燕绥:必须打破政府部门利益做到决策、执行、分离  社保卡孤岛现象背后还是政府各个部门的部门利益。所以我们叫多龙治水,信息孤岛。现在的社会是信息时代,信息时代人在流动,那么人都在流动过程中,它希望需要这个服务体系是一个完整的网格体系,但是我们不同的公共服务在不同的部门下边,比如像这张卡的背后,如果卫生部门跟人社部门,还有计生服务部门,他们之间不能整合的话,他们就各自发一张卡,那老百姓就拿三张卡,做三件事就非常困难。所以这背后就是人的流动需要建立整体的公共服务体系,这是必须打破政府部门利益,做到决策、执行、分离,然后把执行部门建成,从各个部门拿出来。建成一个一卡通的公共服务体系。这个时候政府真的需要在体制上进行改革,能把这个公共服务体系直接隶属这个政府,而不是隶属各个部门之下。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整合信息是相对容易,技术不难,难的还是服务理念,创新和体制改革。  实际上关键问题是,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大部制的政府改革,改革中做到两点正式分离,决策跟执行让它分离,然后钱和权分离,让管这个服务和钱的从政府部门中脱离出来,变成一个独立的系统,这样就可以使政府不仅有效,而且能内生防腐,那么最终可能随着信息时代,我们需要建设居民档案,社保卡背后的居民档案,老百姓跟社保是互动的,所以这个档案和信息是活的,以这个为中心,连接住房、民政、工商等各方面,这样我们的社会建设就开始了。   刘戈:社保卡跨地域的实现难度其实不大  比如说有的医院里会发一张自己的就诊卡。然后卫生部门也会发一个健康卡。为什么大家愿意自己发这个卡?因为有一些医院需要你在医院发的卡里面先存一些钱,那么这样会有一些资金沉淀,但是它就阻碍了互相之间的连通,那么现在呢,我们把它这个卡把它联在一起了以后,那么互相之间就非常好使了,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跨地域原来觉得是很难的一件事情,那么我们看东莞,它除了在东莞已经联盟以外,那么东莞的人口去深圳、广州,看病都非常方便。那么当地的社保部门去和广州的这些医院进行一个信息化连通,这件事情其实做起来以后,并没有想像得那么难。  杨燕绥:大部制改革非常关键  实际上看一下国外,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人民从工业化走向信息化,那么国家行政改革实际上还是从这张卡做起的,因为社保是最大项目的公共服务,它都整合了。我们国家已经开始了,我们现在从两个方面正在开始。一方面我们正在进行大部制改革,它改革的结果会把政府的决策部门变得精兵简政,把它执行部门分离出来。那么若干部门的执行部门分离出来,就要打造成一个整体的公共服务体系,这是必然的。同时国家也正在发社保卡,尽管一开始大家社保卡的功能比较单一。东莞市走在前面是一个很好的样板,它的路走对了,大家都会学的,所以这张社保卡在发的过程中,它会推进各个政府部门之间整合,它更会推进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怎么整合?举一个例子,现在农村的医疗保险是卫生部门在管。城市的居民的医疗保险是人寿部门在管,大家可能会看到到今年的六月份,今年这两个部门,城乡居民就会整合由一个部门去管理了,大家已经很快看到这个结果了。  政府在服务的理念基础上,开始解决问题,然后继续创新,最后实际上政府实现了,他的能力加强了,他把这个信息都在一个系统里整合,老百姓又跟他互动,能更新。政府心中有数,我们的居民档案,我们的征信管理,不就都加强了吗?那我们公共服务能力就加强了。这是必由之路。这个加和平就叫服务型政府,它从数据管理的心中有数,然后它知道怎样去提供服务,知道怎样去管理,服务型政府就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个时候把各项公共服务,从各个大部制的决策部门拿出来,整合成一个集中的机构进行顶层设计和网格建设,这一步体制改革还是非常关键的。  刘戈:社保信息平台的建立避免管理者拍脑袋决策问题  在整个的过程当中,关键就是服务意识的建立。美国没有身份证,因为它认为你要给我提供服务,我才能把信息提供给你,所以大家都是用社保卡,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登记需要使用的地方。现在我们有了这样一个服务意识,就可以把很多公共服务的内容装进来,而且让越来越多的人享受更细致的服务。现在在东莞,住院期间就可以进行结帐,因为现在住院的时候还需要交一部分的押金,随着住院治疗的深入,那可能需要再补交押金,这样一些贫困人口可能钱就不够了,那么这个时候,他中间可以接一次帐,这样你把帐里头,自己该交的那个30%交了以后。那么你原来的那七千块钱就又出来了。你就可以用来下一次的押金。  这样一个建立在服务的意识上的项目,对整个的参保人提供的服务就越来越细致。所以政府这种服务的理念建立起来以后,那么我们的所有的这些工作就有的放矢,就能够真正的让老百姓得到好处。而且我们现在处在大数据的时代,这些大数据能带出来的好处非常的多。比如我查阅了最近一两年的整个东莞市的工商的情况,包括年龄、性别,然后在各种行业里可能产生的情况,我们都容易进行一个统计。有了这个信息平台,那么今后所有的政府决策都会建立在一个数据的基础上,而不像过去,我们拍脑袋决策一些问题。  刘戈:要消除各个地方的部门利益  现在其实从技术的角度来说,非常容易做。因为我们现在的信息化的水平已经非常高,整个的这种软件的能力,而且从设备上来说也不那么贵。唯一的是现在各个地方的部门利益。怎么样消除部门利益。那么在技术上来说,现在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基础。所以推进起来应该不是很困难。  杨燕绥:要做一个民本位服务的政府  这个思想和规划应当在十八大报告中已经体现出来了,不再做一个官本位的政府,要做一个民本位服务的政府,那么有了这个理念,它按照这个思路去创新,就一定能走到这条道路上,否则他会政事不分,钱权不分,这样就会加强部门利益,把我们的部门更加巩固,而且还滋生很多腐败。我觉得按照十八大报告设计的思想,一件一件事儿去做,我们今年就能看到一些效果。像今年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一定会整合的,我们会一步步看到效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