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朝重大事件牛李党争-【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43:11 阅读: 来源:卡盘厂家

元和十五年(820)正月,宪宗被宦官陈弘志、王守澄等所弑,继位的穆宗上台不到一年,宪宗十余年制裁藩镇的成果就毁得一干二净,藩镇割据复兴。同时,统治集团内部的党争也愈演愈烈,最终形成了牛、李二党长达40余年的倾轧。    的朋党倾轧之所以冠名为牛李党争与其首领有关。在互相倾轧的两党中,牛僧孺、李宗闵、韦贯之、段文昌、令狐处、李珏、等形成一党,因以牛僧孺 (实以李宗闵)为首,谓之牛党;李德裕、李绅、郑覃、陈夷行、韦处厚、李让夷、李回等人为一党,因以李德裕为首,谓之李党。牛、李二党各自扶植本党势力, 在中央形成两大集团,彼此争权夺利,互相倾轧,斗争达40年之久,给唐王朝的政治生活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影响。牛李党争萌于元和,成于长庆、宝历,盛于太 和、会昌,终于大中的发展过程。

有说党争始于唐宪宗元和三年(808) 的制举案。其实,二党正式形成于穆宗时期。长庆元年 (821),礼部侍郎钱徽主持科举考试,右补阙杨汝士为考官。中书舍人李宗闵之婿苏巢、杨汝士之弟杨殷士等登第,而西川节度使段文昌、翰林学士李绅所举进 士则全部落榜。段文昌不服,向穆宗奏称礼部贡举不公,被录取者都是通过“关节”而实现的。穆宗不信,遂召翰林学士李德裕、元稹、李绅询问,三人认为段文昌 所说属实,钱徽等主持的贡举存在营私舞弊行为,穆宗决定进行复试以辨是非。复试结果是孔温业、赵存约、窦洵直三人勉强通过,而李宗闵之婿苏巢、杨汝士之弟 杨殷士等11人全部落榜。穆宗龙颜大怒,将主持考试的钱徽、杨汝士及李宗闵贬官外放。李宗闵、杨汝士对李德裕、元稹、李绅等大为怀恨,从此李德裕和李宗闵 势同水火,各树朋党,互相倾轧,40余年的党争由此正式上演。

二党不仅为争夺政治地位互相倾轧,其政治主张也完全对立。在对待藩镇的 态度上,李党坚持强化中央权力,削弱藩镇势力,主张用武力铲除不臣藩镇,牛党则主张息兵和平,推行与藩镇妥协的政策。长庆二年(822),“史宪诚既逼杀 田布,朝廷不能讨,遂并朱克融、王庭凑以节授之。由是再失河朔,迄于唐亡,不能复取。”(《资治通鉴》卷242,唐穆宗长庆二年二月)藩镇割据局面重新出 现,穆宗持听之任之的态度。牛党的政治态度因与穆宗一致,遂迅速得势。穆宗任用牛僧孺为宰相,牛僧孺联合李逢吉及牛党成员合谋倾轧李党成员,将李党一个个 逐出朝廷外任。李党首领李德裕被外任为浙西节度使,直到敬宗宝历年间才召回朝廷,李党的其他成员如翰林学士李绅被挤出中央外任为江西观察使。牛党基本上把 持中央朝政,在党争中暂时占优势。

穆宗于长庆四年(824)正月去世,16岁的敬宗李湛即位。敬宗对在位日久却无政绩的牛僧孺颇为不 满,出其为武昌节度使,李逢吉则出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元和老臣裴度被重新任命为宰相。裴度立主削藩,其政治主张与李党一致,时任浙西节度使的李德裕趁机上 书敬宗议论朝政,得到敬宗和裴度的赏识。敬宗即位两年就被宦官杀死,文宗李昂即位,牛李二党斗争更加激烈。太和三年(829)八月,文宗闻悉浙西节度使李 德裕政治修明,军民悦服,于是召其为兵部侍郎。因政治见解与宰相裴度相同,加之李德裕本人能力不凡,裴度向文宗推荐李德裕为相。身为宰相兼吏部侍郎的李宗 闵,不遗余力地阻止李德裕入朝,迫使其出任为剑南西川节度使。不久,引武昌节度使牛僧孺入朝,荐为兵部尚书兼宰相。得逞之后,两人共同排挤宰相裴度,迫使 其出任山南东道节度使。

李德裕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后,积极训练士卒,修筑城防,整理户籍,储备粮草,使西川出现了安定的局面,对吐蕃也 具备了相当的防御力量。太和五年(831)九月,吐蕃维州(今四川汶川)副使悉恒谋请求以城降唐,李德裕派虞藏俭接管维州。上奏文宗,说“欲遣生羌三千, 烧十三桥,捣西戎腹心,可洗久耻。”文宗召集百官讨论,大家都认为李德裕接管有功,其计谋可行,但宰相牛僧孺却以“吐蕃之境,四面各万里,失一维州,未能 损其势。比来修好,约罢戍兵,中国御戎,守信为上。”(《资治通鉴》卷244,文宗太和五年九月)为由,主张把悉恒谋及维州交还吐蕃。文宗“以为然”,令 唐军撤出维州,遣还悉恒谋等(悉恒谋等被吐蕃处死于边境)。此后,“德裕由是怨僧孺益深。”不久,文宗深悔处理维州事件不当。太和六年(832)十二月, 出牛僧孺为淮南节度使,李德裕任兵部尚书,明年二月兼宰相。李宗闵惶惶不安,他力阻李德裕入相没有成功,六月,被罢相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李党把持中央, 占据优势。甘露事变前,郑注、李训得势,将二党均排斥于外。文宗晚年,牛党杨嗣复、李珏为相,打击李党,牛党转盛。总之,文宗时期,牛李二党此起彼伏,轮 流进退,在朝者竭力排斥、外放对方,成为这一时期党争的主要特点。文宗无力消除党争,只得慨叹:“去河北贼易,去朝廷朋党难!”(《资治通鉴》卷245, 文宗太和八年十一月)

开成五年(840)正月,文宗去世,宦官仇士良等矫诏立皇太弟颖王李为帝,是为武宗。牛党和他们依靠的宦官所 支持的皇位继承人太子李成美却死于非命,牛党失势。九月,李德裕自淮南节度使入相,李党开始独掌朝政。不久,牛僧孺被贬为循州长史,李宗闵被长流封州,李 党在武宗朝取得了完全胜利,但这种胜利伴随着武宗的去世而消逝。

会昌六年(846)三月二十三日,武宗驾崩,二十六日,宣宗李忱继 位。李德裕在武宗朝功绩显赫,对内于会昌三年(843)讨平了泽潞刘稹叛乱,同年还攻破了回纥乌介可汗的进攻,在武宗会昌毁佛的过程中也出力甚多,对控制 以仇士良为首的宦官势力的膨胀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从政治上看不失为一个有作为的宰相。但李德裕度量不广,其独断专行、打击、排斥异己的作风为反对派所痛 恨,打击宦官势力也招致了他们的不满。特别是宣宗对李德裕的专横作风积怨已久,登基仪式刚举行完毕,他就对左右群臣说“(李德裕)每顾我,使我毛发洒 淅。”(《资治通鉴》卷248,武宗会昌六年三月)宣宗所说未必是真,但厌恶李德裕则毫无疑问。四月二日,李德裕罢政事,出为荆南节度使。牛党白敏中为 相,对李德裕落井下石,大力排斥李党。大中元年(847)李德裕罢为东都留守,李党成员也大都被贬黜,牛党的牛僧孺、李宗闵等则被召还朝廷(李宗闵未及还 朝即死),不久,牛僧孺死。牛党的白敏中、令狐及崔铉对李德裕穷追不舍,又将李德裕一贬为潮州(今广东潮州)司马,再贬为崖州(今海南琼山)司户。李德 裕终于在宣宗大中三年(850)十二月死于贬所。牛李党争以牛党的胜利告终。党争进一步削弱了唐朝的统治。

干细胞治疗子宫内膜薄

北京胃癌权威医院

中国批准的干细胞医院

全国十大肺癌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