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定规则应全球协商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9:53 阅读: 来源:卡盘厂家

东方IC图

网络经济被许多人认为是发展中国家超越西方国家的惟一机遇,某些国家政府利用网络经济的先发优势“偷窥”全球等网络安全问题频频曝光,每天都在影响几十亿人口、数百万亿资金的互联网不得不面临全球性“尴尬”:人们虽然每天都在网络的“极速公路”上行驶,但这条路上却还没有交通规则,就像不同方向的高铁没有规则地极速飞驰。

“今年10月,国际电信联盟将召开会议,来制定互联网管理的规则。这不应该只是政府之间的谈判,而应该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有说话的权利。”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首席执行官Fadi Chehade在2014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网络经济的未来”分论坛上提醒各方,应该共同参与互联网规则的制定。

政府、企业、普通民众,如何分配互联网上的权利,是从上至下的命令,还是各方平等协商?除了政府、企业,民众是否有权参与制定规则?全球领先科技企业代表认为,应该建立平等协商的多方机制,而不能只是由政府一手掌权,自上而下命令互联网公司。

不合作就会分裂

目前全球只有一个互联网,全球所有的商业、私人、政府都使用同样一个网络,所有信息都在同一个互联网里交换数据。

然而,全球已经到了不达成共识就分裂互联网的关键节点,正如不愿遵守同一套游戏规则的各方,只能分开玩不同场次的游戏。

“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合作和治理框架的话,新的世界很快就会进入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互联网几乎和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物联网就遍布世界各地。所以,不仅是人控制各种装置,而且也是各种装置控制其他的装置。”Fadi Chehade表示。

作为美国政府中最高互联网管理机构的负责人,美国总统顾问、美国商务部国家电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通信和信息助理部长Lawrence Strickling认为,互联网规则制定的前提是,不能因为某些人的行为不当就杜绝某项技术。

将要达成共识的这套各方遵守的共同准则,不仅包括公共政策,更包括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必须适应互联网产业本身的规律,劳伦斯·斯特里克林说,“这是能够适应互联网的速度和它的效益,包括公共政策,社会生活各个方面,还包括经济的各个方面。这是非常核心的问题”。

假设各方不能达成共识,会导致什么结果?世界将不再是一个互联网,因为各方无法遵守共同的准则,世界将出现很多个互联网。因此任何一方固执己见,都可能导致分裂。

虽然互联网分裂后,各个互联网仍然可以继续运作,但将导致更加混乱的秩序,给互联网管理带来更多困难。“对于创新和发展的秩序、商业运作、理念的传播,都会带来阻碍。那么,要避免这个问题的发生,我们必须要有好的治理制度。”Lawrence Strickling说。

因此,为了避免分裂,必须在同一个互联网内达成各方的共识,Lawrence Strickling说,“我们必须通过这种共识来治理同一个互联网。现在,我们需要共同联合起来采取行动,要有一个行动的平台来解决互联网治理的问题。”

建立另一个网络?

实际上,分裂可能正在发生,互联网企业已经极力呼吁,建立另外一套网络体系。高通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保罗·雅各布斯(Paul E. Jacobs)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的最主要倡议,就是建立另一套网络体系。他说,“在互联网当中,存在着安全性、隐私、可靠性、网络犯罪、网络战争等很多问题。所以,我们可以考虑一下,能否再建立另外一个网络。所谓另外一个网,不一定就是指的互联网。”

在这个体系里,每个人都能对自己的信息有完全的掌控,别人要使用自己的数据,必须得到本人授权。“我们能够建立相应的体系,只有在数据包经过认证的时候才会被路由过去。从而使得我们可以更好地保证信息安全。”雅各布斯说。

这样的多个网络,是好还是坏呢?互联网企业虽然已经在倡议,但目前无法预测它的利弊,只能说这将带来更加多元化的发展空间,创造更多可能性。

目前的数据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只被几个互联网巨头所垄断,而用户本身却对自己的数据缺乏管理权。雅各布斯认为:“互联网现在好像是胜者为王,品牌越来越大,数据源在相互集中,而消费者似乎没有很好的控制权。比如,自己的数据被很多人获取,还有一些隐藏的交易等。如果所有这些通过一定的技术方案其实是可以解决的,那么我们是不是需要另外一个系统呢?”

官员:多边民主透明

不过,对于雅各布斯建立另一个网络体系的建议,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认为:“要有一个新的治理空间,这是一个想象性的问题。现在全世界都在用互联网,全世界对互联网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求同存异,把分歧搁置下来,把我们的共同点放到一起。我们应该有共识,比如,互联网应该造福人类,这一点我想大家都同意。”目前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在现有的惟一互联网里,赶快建立治理规则。

要建立各方都认同的互联网规则,需要首先理清“各方”所指的利益相关方究竟是谁。那么,互联网的繁荣是由谁来推动的呢?

鲁炜将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的第一大动力,归结为政府给予了开放的政策,他说:“没有改革开放,没有一个开放的政策,中国的互联网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发展速度,而且还在高速发展。”

然而,Fadi Chehade的观点正好相反,他认为全球范围内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正是因为互联网发展初期,政府很少甚至没有干预,所以互联网才能快速发展,而并非互联网发展的动力来自政府管理。他指出:“全球互联网发展的动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并没有插手,市场得到了自由发展的空间。因此,我们需要政府参与,但必须避免政府控制。”

实际上,鲁炜一共给出了互联网发展的五大动力,其中除了第一大动力是政府的开放政策之外,第四大动力也来源于政府,是政府的有序管理带来了中国互联网的科学发展。

而第二大动力是企业,“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创新能力是很强的。没有这样迸发创新能力的企业,不可能有这样的发展。”鲁炜认为,“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世界互联网企业是融合的,它顺应了世界互联网发展的趋势。”

鲁炜在发言中提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谈到互联网治理的时候用了一个典故。他说,互联网是双刃剑,用得好,它是宝库,里面有取之不竭的宝贝;用不好,它是潘多拉的魔盒,玩着玩着把我们自己也玩进去了。”

尽管没有提及消费者、数据的产生者,作为“各方”中的“一方”,鲁炜用“多边、民主、透明”来概括自己希望建立的互联网规则。“第一个原则是‘多边’,这个‘多边’和‘多利益相关方’异曲同工,互联网一定是多边的而不是单边的,只有体现多边,才能体现集体的力量;第二个原则是‘民主’,是我们共同来讨论决定,而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说了算,或者某一个利益群体说了算;第三个原则是‘透明’,互联网的治理应该有一个透明的规则,让全世界都知晓这种规则。符合这六个字‘多边、民主、透明’,我们就有了共识,一定能找到好的办法。”鲁炜说。

机构:达成多方共识

而对于核心问题:究竟该不该把用户、数据产生者,作为多边协商中的需要达成共识的一方,中立机构认为,不应该只由政府来制定规则。

“如果政府希望自己管理、解决互联网问题,甚至排除其他相关方的进入,那么,我们就会失去很多的创造性,还会失去灵活性和速度。”ICANN首席执行官Fadi Chehade说。

“对于10月份将举行的国际电信联盟大会,有些国家政府希望相关利益方不要参与规则的制定,而是让政府来制定规则。我觉得需要有政府参加,但是不能只有政府的参与。”Fadi Chehade说。

Fadi Chehade认为,应该让所有想参与的人,都有权利参与全球规则的制定,只有建立在自愿、共识的基础上,各方才会愿意执行这些规则。“互联网规则必须是发动了所有想参与进来的人,他们都可以参与决策。那么,就可以生成可以基于共识的标准,而且是自愿的。只有基于共识的决策,业界才愿意自愿合作并执行这些标准。”

然而,目前所指的“多边”、“多方”、“多利益相关方”一般都只局限在政府之间,这样的逻辑在互联网上行不通,因为不自愿、没有达成共识的各方,将另外去组织新的互联网,Fadi Chehade说:“我们今天这个是多边的或者是政府间的机制,20世纪时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但是,在互联网时代很多这样的机制就不能发挥很好的作用。”

正因为从上至下的管理模式在互联网上行不通,Fadi Chehade 认为应该赶快摒弃从上至下的管理模式,这是找到共识、取得突破的关键。“我们应该让利益相关方都有说话的权利,创新不仅是网络技术的创新,同时是管理的创新,这样就能找到新的途径,能够建立起有活力的联盟,而不是从上到下的管理。”

互联网的特点决定互联网规则不该由某一个群体来制定,而应该是与互联网有利益关系的各方共同讨论。“通过一个非集中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更有意义。我们希望把一些基础的东西达成共识,我们需要提出的解决方案应该是非集中的,分散的、分布式的,应该是多利益相关方的进程,而不是说由一个群体来做。”

因此,技术人才、普通公民都必须参与规则的制定,才能达成多方共识,Fadi Chehade 说,“所有互联网的解决方案都需要有技术的人才交流进来,互联网所有解决方案都需要公民社会给我们看法,有很多解决方案需要有很多人参与进来,我们也都认为需要在全球层面给所有人作决定,必须要达成共识。”

管理底线:遵守法律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全球互联网仍应该以国家主权为前提,Fadi Chehade 提醒高通公司董事长,“在互联网的发展当中,很多人相信互联网可以消除民族国家的边界,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如果我们继续用这样的心态建立互联网,而不尊重各个国家自己的制度,那肯定是不行的。国家政府是要对自己的国家和公民负责的,我们必须尊重他们,如果不能找到自由互联网和国家主权之间的平衡,那就会有很大的问题。我们需要尊重这些国家的法律和他们的制度,保罗·雅各布斯需要和各个国家的政府打交道,那么,我们需要注意有的技术可能会超越别的国家的边界,这是不行的。”

实际上,高通正在经历中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普遍分析认为高通有可能面临中国反垄断史上最大罚单。高通董事长不愿发表任何评论,但鲁炜对他说,“高通的利润一半来自中国,但我告诉你,我们要一起挣钱,你要带着中国企业一道挣钱。”

“今天我要声明的是,互联网的管理在中国的底线思维,这个底线思维就是遵守中国的法律,具体化来讲:一、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这一条是要很鲜明的;二、维护中国消费者的利益,这也是很鲜明的。这两条你只要守住了,你就不怕了,这就是中国的法律底线。”鲁炜直言不讳地说。

在《国际金融报》记者提问所指的中国法律具体是指哪些法律条款,鲁炜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而是再次强调,“我们的底线是法律,你只要在中国遵守中国法律就好说。法律就是国家利益、消费者利益。”

当《国际金融报》记者询问近期是否会有互联网管理规定(比如5G的详细条例)出台时,鲁炜回应说暂时没有。(记者陈莎莎)

许昌定做职业装

无锡工作服设计

莆田订做工服

明光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